炒鞋:泡沫有多大,破的就有多难看
2020-04-06

潮流永远只在领头羊的手中,因此“跟风”也就成了必不可少的环节,其本身也就是潮流存在的意义。

upfile

一双在下个月即将发行的AJ1球鞋,已经被炒到4500元的高价,在炒鞋圈已经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了,价格翻几番的事情也是常有的存在。

顺应球鞋市场的急剧增长,诞生了类似毒等一系列交易转售平台。和盛传的70后炒房,80后炒股不同,90后爱上了炒鞋,球鞋成为一种符号化、身份化的象征,在体育文化环境中成长起来的90后,已经成为球鞋交易市场的核心群体。

根据数据统计,2019年5月,国内市场主要热卖款球鞋的成交价与官方原价相比,涨幅平均便超100%;8月19日当天,国内成交量最大的26款球鞋,成交总额突破4.5亿元,超过了同日新三板的累积成交量。

upfile

所有的数据看上去都欣欣向荣,然而2020年突如其来的那只黑天鹅,让这一切变成了下坠。疫情引起短暂恐慌的这一刀,狠狠砍向了球鞋市场。

失去了消费者的青睐,大量的下游经销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鞋头,手中存货积压导致资金周转不畅,有的选择减价处理回笼资金,也有咬牙补货祈求扛过疫情大赚一笔的。

事实证明,前者使得市场对于球鞋价格的预估不断下降,导致球队价格一路走低。而后者补货的行为更将原本球鞋市场最大的噱头——限量款——的供不应求改为供大于求,从而导致了价格骤降。

根据Nike最新公布的财报,受疫情影响,Nike的库存价值达到了5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7%。那么作为球鞋市场的主力品牌,为了清库存同时也能让财报「好看」一些,在一级市场获得更多的营收,补货成为了一项重要的手段。

都知道物以稀为贵,一级市场货量的提升,让原本在二级市场有价无市的稀缺鞋款变得甚至能直接在官方店里以原价买到,那么也就没有人愿意再高价求购。

可以预见的是,疫情的影响会让未来一段时间内Nike加大销售力度,而生产条件受限也会导致不少预定的鞋款延后发售甚至流畅。同时在各种因疫情而导致的不确定因素下,Nike极大可能会采取更为保守的营销策论,也就意味着限量、量产、复刻这样的噱头将会减少。

upfile

此外,本身属于体育产品属性的球鞋,因为2020体育大赛的全部停摆而雪上加霜。缺少了大赛的流量和曝光条件,各大公司常用的特别款、联名款、纪念款都失去了意义。2020年很有可能不会出现任何一款真正意义上有影响力的鞋款。

从本质上,球鞋文化是当下亚文化中最为流行的之一,同时其实体和日用的属性决定了,球鞋可以是承载更多元素、个性和文化的载体。

泡沫经济虽然是一种虚假繁荣现象,但是对于球鞋文化来讲,泡沫在当下的的确确促进了发展,让更多人接触并进入到这之中,而如何在泡沫中找到自己的生存法则,才应该是国内的球鞋市场需要考虑的。